当前位置: 心水论坛 > 实干心水论坛 >

第七百九十六章 拘住

更新时间:2019-09-17

  这个皇后平日不显山不露水的,这会子竟然如此伶牙俐齿,一句句都咬住了道理。她身为婆母,还是太后,竟然会被自己的儿媳占上风,往后她还如何在宫里立足?

  太后冷声道:“皇后,你是执迷不悟了?你自己的皇子你真的不关心了?难不成,你与秦氏勾结起来,想某害皇嗣?”

  “太后,如此随意就给人安罪名是什么道理!臣妾虽是晚辈,可圣上将风吟交给臣妾,臣妾就必须要秉公办事。秦氏如今最多只能算是有嫌疑,可太后直接就咬定了秦氏有罪。

  “您这样做,很有可能让真正的凶手逍遥法外,如此一来,一个好人被冤枉,真正想害皇嗣的人却自在的活着,甚至以后还有可能再去伤害皇子,臣妾是大皇子的生母,怎会允许这样的情况发生?”

  李贺兰见了冷笑一声:“皇嫂好大的威风,对母后都敢如此大呼小叫了,为了一个谋害大皇子的犯人,竟然如此疾言厉色,难道皇嫂是收了亲家什么好处?”

  “我看皇嫂才要慎言!母后是你的婆母,婆母有命,你不听从,还如此反驳,一心向着外人,不孝母后,不护亲子,皇嫂这个国母做的合格吗?”

  皇后与李贺兰吵了起来,太后索性对着内侍摆手,“皇后是被人蛊惑了。把皇后请到一边,将秦氏关起来!”

  秦宜宁的腿上有伤,根本就追不上侍卫的脚步,况且侍卫架着她的高度也让她的双脚没法沾地,没几步双脚的鞋子就都掉了,很快脚上就被尖锐的石子磨破了皮,白袜染上了点点血迹。

  皇后却置若罔闻,依旧快步走着,头也不回,将太后气的脸色涨成了猪肝色,不住的念叨着:“岂有此理,岂有此理!”

  “母后,您别气,皇嫂鬼迷心窍了,您以后慢慢教就是了。秦氏您打算怎么处置?”

  李贺兰当着妃嫔的面儿讨了个没趣儿,也看够了热闹,索性也不多留,先离宫出去了。

  塔娜公主今日看到秦宜宁倒霉,心里别提多快活,那日苏交代给她办的事她总算是办成了,她也总算是为阿娜日可汗出了一口恶气。是以一路上,塔娜公主的心情都极好。

  “不对啊,秦氏身边不是有两个婢女吗?刚才侍卫只抓了秦氏回来,那两个婢女呢?”

  塔娜公主觉得这件事颇为蹊跷,本着要讨好太后的心发现了这等端倪,她当即就带着人往慈安宫去。

  芸妃手上的帕子都被绞成了麻花,紧张的低声道:“表姑母,这件事儿也太蹊跷了。怎么中途就冒出个豫嫔来呢?事情不会有什么变化吧?”

  太后淡淡的一笑,端起茶碗吃了一口,房产家居购房装修风水导师全中国最好风水大师,“只要你都按照哀家说的去做,便不会有任何问题。”

  芸妃的眼眸微闪,急忙表忠心,“臣妾都按着您说的,用的您给的砒霜,人也是……”

  太后沉声道:“原本咱们的计划,那燕窝给大皇子食用之前一定要验毒的,只要验出有毒,坤宁宫的人就立即会将秦氏拿下。这样矛盾就都在皇后和秦氏之间。

  “不过今日豫嫔忽然冒出来,虽然打乱了咱们的计划,但目的也一样达到了,也就无所谓了。”

  “没有,没有。”芸妃忙摆手,“臣妾只是见事情与预想不同,所以有些慌乱了,并没有其他的想法。”

  太后闻言冷笑了一声,道:“谅你也没有那个胆量。好了,哀家也累了,你去吧。”

  太后慢条斯理的把玩着茶碗,看着茶碗上栩栩如生的鲤鱼戏莲图样,忽而轻笑了一声。

  她若是不提前排豫嫔带着一只吃了砒霜的死狗去撞翻那碗燕窝,万一真的给她的宝贝孙子吃了,皇帝还不跟她翻脸?

  “回顺妃娘娘,太后今日惊吓愤怒过度,疲惫至极,这会子已经睡下了,您若有什么吩咐,只管告诉奴婢,奴婢替您转达。”

  塔娜公主气的差点骂人。她刚眼看着芸妃从慈安宫出来的,怎么太后还能眨眼就睡着?

  塔娜公主强忍着怒意,道:“是这样,本宫发现秦氏身边的两个婢女不见了,侍卫抓捕时也没瞧见,特来告知太后。既然太后已经睡下,本宫就告辞了。”

  太后一听,也直接坐起身来,“一群蠢货!连两个小女子都给丢了?还不让他们去找!”

  这暗室四面的窗户都已经被人用木板钉死,只有木板之间的缝隙透出微弱的光,在空旷的房间里映出漂浮的灰尘。

  屋内四面都干干净净,没有任何桌椅板凳家私,临窗一张大炕,显然是不会有人生火的,角落里摆了一个恭桶。其余就别无他物了。

  秦宜宁拖着沉重的锁链走了几步,这屋子阴暗发霉,隐约还闻得到血腥,也不知道太后在这间屋子里处死过多少犯错的宫人。

  原本她还想着,太后那等身份的人,应该不会让自己双手染血,现在看来却是自己高估了她。

  秦宜宁将铁链长度能级之处都走了一遍,尝试着往炕上坐,却发现炕因靠近窗边,四处漏风,简直比地上还要冷,她便又回到红漆的柱子旁,双臂圈住自己,抱膝坐下,将自己蜷缩成一团。

  秦宜宁将红肿的脸颊贴在袖子上,一滴热泪从眼角溢出,很快被她的袖子吸干了。

  被关在慈安宫,是比关进刑部大牢还要可怕的。在这里,太后想起来就能折磨她一顿,太后身边那些老嬷嬷的手段相信会非常厉害。

  秦宜宁闭上眼,强迫自己养精蓄锐。事已至此,她必须要坚强,她还有两个孩子呢,还有逄枭,还有父母,她必须坚持下去。”

  她被一直抱膝坐在原地,蜷缩着给自己取暖,空空的胃一阵阵绞痛,嘴唇也渴的裂了一道口子,双膝上青紫的位置已经肿了起来,疼的钻心,她摸了摸自己的脸,好像也肿的更厉害了。

  秦宜宁默默地在墙角上画了“正”字的第一笔,自嘲的一笑,看看她这个“野人”能坚持多久。

  宫里出了这么大的事,虽然李启天没有刻意宣扬开,但是他也没有压制消息。很快,朝臣勋贵们就知道了忠顺亲王妃意图某害皇嗣的事。

  长公主府,李贺兰刚换了一身簇新的洋红色春装,就有婢女兴奋的来报:“长公主,长公主!驸马来了!”

  李贺兰闻言面上一喜,忙对着镜子看了看头上的钗环装饰,确定自己打扮的无懈可击,便笑着站起身来。

  季泽宇身着黑色交领箭袖衫,墨发在脑后高高束起垂在挺直的背部,如玉的面庞上无丝毫表情,俊美的容颜冷若冰霜。

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

  本站所收录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


香港挂牌| 最快开奖结果现场直播| 挂牌| 本港台现场报码直播室| 香港挂牌之全篇| 管家婆中特网| 六彩开奖号码结果| 现场报码| 123993香港赛马会| www.299991.com| www.2489999.com| 深圳福坛平特论坛|